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評析

煤電行業優勝劣汰漸成常態

時間:[2019-12-03 ] 信息來源:中國能源報
作者: 
瀏覽次數:

  位置選擇佳、機組性能好、燃料利用效率高的煤電企業將成為我國能源系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部分燃煤成本相對較高的機組將通過提供容量備用和輔助服務,依然過得“體面而優雅”,而各方面均無優勢的已投產機組,會逐步退出市場競爭。

  近日,國電電力發布的《關于申請宣威公司破產清算的公告》(以下簡稱《公告》)稱,截至2019年9月30日,旗下國電宣威發電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“宣威公司”)資產總額23.88億元,負債總額53.73億元,所有者權益-29.85億元,資產負債率225.02%。 國電電力稱,單純依靠管理提升已無法扭轉宣威公司虧損局面,該公司符合破產法規定的破產條件,因此決定對其實施破產清算。

  對于近兩年煤電企業頻現破產的現象,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云貴川、東北、青海等地煤電企業整體出現虧損,而隨著電力市場逐步開放,煤電企業分化也將加速,優勝劣汰成為常態。

  資不抵債相繼破產

  上述《公告》顯示,宣威公司主營電力生產及銷售,擁有6臺30萬千瓦煤電機組,其前身為云南省宣威發電廠,2000年改制為宣威公司并實施擴建工程。2016—2018年,該公司凈資產分別為-14.87億元、-19.63億元和-26.63億元,凈虧損分別為5.54億元、4.76億元和6.86億元。

  國電電力表示,作為母公司,須一次性確認長期股權投資損失約11.38億元,并對國電電力持有的宣威公司債權提取減值。若宣威公司破產清算至2019年底移交管理人,不再納入國電電力合并報表范圍,預計對國電電力2019年合并報表損益影響約-26.87億元;若截至今年底,國電電力仍能對宣威公司實施控制,計提預計損失對國電電力今年度合并會計報表數據無影響。

  宣威公司的遭遇并非個例。

  今年7月,大唐發電旗下連城電廠以無力支付到期款項為由,向當地法院申請破產清算。此外,大唐發電旗下另一子公司大唐保定華源熱電有限責任公司于2018年12月申請破產清算。

  今年10月,國投電力發布公告稱,掛牌轉讓旗下6家火電公司股份。國投電力統計,6家火電公司截至今年上半年,資產總額為90.25億元,實現營收為24.2億元,凈利潤為-0.43億元。

  盈利弱被擠出市場

  對于宣威公司破產的原因,國電電力稱,受云南省電力產能過剩及煤炭行業去產能影響,宣威公司近年來電力負荷持續下降,入爐標煤單價逐年升高,加之2016年云南省下調燃煤發電上網電價,宣威公司生產經營環境持續惡化。

  據云南省電力行業統計,截至今年上半年,云南省以水電為主的清潔能源裝機占比 84.02%,火電裝機占比15.98%。業內專家表示,作為水電大省,云南水電消納優先度在火電之前,因此火電利用小時數是水電供需格局和消納情況的直觀體現。

  截至今年前三季度,主要火電上市公司財報均顯示,水電、風電、核電發電量增長較多,擠占火電發電空間,某些地區受需求下滑和外來電增長等因素疊加影響,導致火電發電量出現較大負增長。

 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:“因發電效率低、煤價高或電價低等因素影響,盈利能力差的火電企業被率先擠出市場。而且在競爭環境下,對電價上漲的預期很弱,只好選擇破產。類似的境遇并非只在云南一省,風、光、水資源豐富省區的火電面臨同樣的生存困境。”

  信息顯示,同為水電大省,四川自2016年起,一半火電廠的負債率達到100%;近年來,甘肅火電已從起初僅汛期輪停演變為無電可發;西北能監局的監管報告顯示,青海火電企業資產負債率接近90%,且連年虧損……

  華電集團副總法律顧問陳宗法曾撰文指出,目前云貴川、東北、青海、河南等區域的煤電企業整體虧損,一些煤電企業資不抵債,依靠集團擔保、委貸維持生存,有的甚至被關停、破產,少數上市公司業績難好轉,面臨被ST、退市的風險。

  電改加速煤電分化

  在電力市場化改革快速推進的背景下,煤電該何去何從?

  6月27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要求進一步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,重點考慮核電、水電、風電、太陽能發電等清潔能源的保障性收購。10月21日,國家發改委印發《關于深化燃煤機組上網電價形成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將由政府定價變成買賣雙方自主定價。

  “《通知》意味著可再生能源發電依然受到政策性保護,真正推向市場上參與競爭的,只有火電。《意見》則將煤電從保量保價到保價不保量,進而全面放手于市場。”上述業內人士表示。

  在煤價高企和部分區域發電企業讓利持續加碼的情況下,火電盈利空間再受擠壓,企業經營壓力明顯加大,不過市場也為煤電行業帶來了新的改變。

  “未來煤電行業不會全行業走向沒落,而是出現分化。位置選擇佳、機組性能好、燃料利用效率高的煤電企業將成為我國能源系統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部分燃煤成本相對較高的機組將通過提供容量備用和輔助服務,依然過得‘體面而優雅’,而各方面均無優勢的已投產機組,會逐步退出市場競爭。有進有出是市場機制設計成功的標志之一。”電力專家谷峰告訴記者。(趙紫原)

AG什么最上分 海南飞鱼彩票站如何赚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高手平特一肖论坛 asg游戏理财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陕 广东26选5开奖官网 注册免费送彩金捕鱼 850棋牌游戏下载中心官网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浙江 河南福彩快3开奖直播